站內搜索   
 首頁  集團概況  新聞中心  安全生産  經營管理  健康企業  招標采購  科技創新  黨群工作  企業文化  民生通道 
山東能源外網 內網
臨礦奮鬥者
 集團新聞 
 基層動態 
 熱點專題 
 視頻新聞 
 通知公告 
 臨礦奮鬥者 
 奮力建功上海廟 
聯系信息

地址:
山東省臨沂市羅莊區商業街路69號
郵編:276017
電話:0539-7108019

臨礦奮鬥者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中心>>臨礦奮鬥者>>正文

《我是先鋒》之六十五:“反哺”群英譜
2021年07月07日 徐学文 李晓刚    (點擊: )

編者按:“陽春布德澤,萬物生光輝。”胸懷千秋偉業,百年大黨正值風華正茂。實幹創新的臨礦人以奮鬥者的姿態,撷取朝露和晚霞,默默守護和營建賴以生存的美好家園。

爲深入開展黨史學習教育,喜迎中國共産黨成立100周年,我們傾情編寫《我是先鋒——山東能源臨礦集團黨員故事彙》,以一份份沈甸甸的業績和一顆顆紅彤彤的初心向黨的華誕獻禮!

即日起,逐篇向您推薦,學習先鋒故事,感受榜樣力量。

“反哺”群英譜

“‘雛既壯而能飛兮,乃銜食而反哺。’我們編寫這部讴歌第一書記扶貧工作的報告文學專著,就是要弘揚‘水乳交融,生死與共’的沂蒙精神,彰顯紅色國企不忘初心、回饋老區人民的責任擔當,所以取名《反哺》。”在臨礦集團2020年11月舉辦的《反哺——山東能源臨礦集團第一書記扶貧記》出版座談會暨新書發行儀式上,集團公司黨委宣傳部部長、《反哺》主編王學兵道出初衷。

臨礦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張聖國在會上深情地說:“《反哺》一書的出版發行,可喜可賀!在決勝全面小康、決戰脫貧攻堅的偉大征程中,臨礦集團受能源集團黨委委托,選派第一書記駐村幫包,爲沂蒙老區人民送去了‘吃水不忘挖井人’的反哺,播下了助民脫貧致富奔小康的‘火種’,打響了‘臨礦扶貧’、臨礦擔當的品牌!”

根據上級黨組織統一部署,臨礦集團自2012年以來先後選派4輪省直、市直駐村第一書記21人次,分別對臨沂市蘭陵縣、沂水縣等20余個貧困村進行幫包,集團公司累計投入幫扶資金1385萬元,撬動社會各類資金1.41億元,幫助1319個貧困戶摘掉貧窮帽子,村集體增收200余萬元。他們建設、完善水、電、路等基礎設施,美化鄉村環境,落實産業項目,創出“村企互惠”幫扶模式,探索出一條國企幫扶鄉村、助力農民脫貧致富奔小康的成功之路。

《反哺》一書中的“主人公”,有傾情傾力讓“洪溝”變坦途,自己卻猝然殉職在扶貧一線、“魂系沂蒙”的劉建光;有敢做當代愚公,百折不撓、“‘挖井’不止”的主寶皆;有不用揚鞭自奮蹄,不遺余力、架起連心橋的“開路先鋒”韓廣勤……一篇篇報告文學,彙報了第一書記可歌可泣的“反哺”故事,唱響了一曲曲傾情爲民的浩然長歌。

山東能源集團黨委副書記、董事、總經理滿慎剛(右二)到扶貧村走訪慰問


“魂系沂蒙”的劉建光“迎難而上”的郭聖剛——他們將“洪溝”變坦途

劉建光:1971年6月出生,曾任臨礦集團安全技術培訓中心副主任,市派第三批蘭陵縣魯城鎮劉家郭村第一書記、市派第四批沂水縣四十裏堡鎮洪溝村第一書記、臨礦集團扶貧辦公室副主任,2020年7月殉職于扶貧一線。

春寒料峭,心如暖陽。

2021年2月26日上午,臨礦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張聖國,黨委副書記、工會主席何祥成攜機關部室人員和在崗第一書記,手捧鮮花,列隊歡迎,迎接殉職在扶貧一線的劉建光之女劉琪從北京受獎歸來。

2月25日,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劉琪代表父親劉建光在“萬人大禮堂”參加大會,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並有幸與習總書記合影留念。劉建光在這次大會上被黨中央、國務院追授爲“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

2016年以來,劉建光先後任市派第三批蘭陵縣魯城鎮劉家郭村、第四批沂水縣四十裏堡鎮洪溝村第一書記。

任職期間,劉建光牢記職責、情系鄉村,擔當作爲、忘我工作,聚焦抓黨建促脫貧攻堅,在加強村級班子和幹部隊伍建設、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改善群衆生産生活條件等方面,傾注了大量心血,取得了顯著成效。劉家郭村從全鎮“三類村”變成“一類村”,洪溝村從落後村變成“紅旗村”、沂水縣“美麗鄉村”。

巧合的是,30年前,劉建光的父親也在劉家郭村扶過貧。劉建光剛進村時,村黨支部書記劉成林一聽說他是臨礦集團來的,就趕緊打聽認不認識一個叫劉春祥的人。劉建光一聽,那不就是自己的父親嘛!原來,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臨沂礦務局總廠任職的劉春祥熱心參與扶貧,主抓對劉家郭村的援助。那幾年,劉春祥與村裏的幹部群衆並肩作戰,戰貧鬥窮,整山治水。爲村裏贈化肥,捐焦炭,架線通電……今天,劉建光也來到這個村扶貧,這真是“天賜”的良機和緣分!

正是這份“子承父業”的情結,讓劉建光從此對這片土地更加傾心傾力。在劉家郭村,劉建光投身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協調修建村路2000多米,打井8口,裝路燈、建廣場、創黨群服務中心,引進扶貧車間、開發扶貧項目、開展志願服務……全村26家貧困戶全部精准脫貧。

2年扶貧後,劉建光又主動請纓再幹一屆。他說,老百姓的事,他熟悉,老百姓的苦,他能吃!

2018年4月,第一天到洪溝村任職,劉建光水都沒喝一口,就把行李一甩,踏看村情。當即立下“軍令狀”,中秋節前把大路修起來、路燈亮起來!

村民們都笑話他,30多年沒修成的路,你能行?

洪溝像一條鳄魚橫臥在村中央,排擠著村裏兩條又窄又“坎坷”的土路;向西數百米就是國道,只因洪溝“霸道”,路就是接不過去。滿村荒草萋萋,墳堆林立,汙水橫流。

村民們沒想到,2個月後修路真的開工啦!

然而,劉建光也沒想到,拆屋、遷墳讓他四處碰壁。

在農村,拆活人的房,搬逝者的墳,都是實打實的“硬骨頭”。在修建南北走向的道路時,有一戶的兩座祖墳“穩坐”中央,拒不搬遷。劉建光帶人多次上門勸導,橫豎不同意,一度陷入僵局。他就雙管齊下,一邊開會宣傳動員,一邊上門去“磨”。面對一次次的“閉門羹”,劉建光毫不氣餒,上午把他推出門,下午他還接著去;今天不開門,他就待在門口一等就是一整天;一個疙瘩一個疙瘩地化解,一個難題一個難題地破解。

皇天不負有心人。2018年農曆八月十三晚,洪溝村的58盞太陽能路燈全亮了,照在6米寬的新路上,祖祖輩輩破破爛爛的洪溝村變樣了!那個夜晚,小村莊像過年一樣熱鬧,村民們沸騰了,在路燈下談笑風生,紛紛拿出手機拍照發朋友圈,孩子們在嶄新的路面上歡天喜地,連年邁的老人都或被攙扶、或坐輪椅,來湊這份千年不遇的“紅火”。

2020年7月6日,忙碌了一整天的劉建光晚上組織村兩委開會到10:30,回到宿舍又和搭檔郭書記商量丹參地除草的事……第二天,他就再也沒能醒來!

劉建光獲得臨礦集團、能源集團“優秀共産黨員”,臨沂市“最美第一書記”“優秀共産黨員”,“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稱號。

爲了讓“洪溝”不再成爲村民心中的鴻溝,他跑項目要資金,一路風風火火,他遷墳包拔“釘子”,一副古道熱腸。終于給百姓架起一座幸福橋,沈睡千年的洪溝村徹底“醒”了,他卻魂系沂蒙,溘然長眠在幫扶村的炕頭。

郭聖剛:1967年11月出生,曾任臨礦集團王樓煤礦安全技術培訓中心主任,市派第三批蘭陵縣魯城鎮劉家郭村第一書記,現任市派第四批沂水縣四十裏堡鎮洪溝村第一書記。

2018年7月。沂水縣四十裏堡鎮洪溝村下起瓢潑大雨,一連下了好幾天。此時的洪溝還沒有被馴服,洪水張牙舞爪、四處作亂。郭聖剛帶領村幹部輪流值班,24小時不間斷巡查。

“只要我們黨員幹部把群衆挂在心上,放在第一位,就能暖人心、攏人心!”郭聖剛叮囑入戶的村幹部,“要挨家挨戶過一遍篩子,看有沒有進水的、漏雨的,決不能馬虎。咱們就是要做老百姓頭頂上的那把雨傘!”

会议一结束,郭圣刚马上带人巡查,一个个淋得落汤鸡似的。晚上10点,他接到远在费县的妻子近似“绝望”的電話:

“聖剛,快回來救救急吧,這邊一直下大雨呢,許家崖水庫泄洪經過費縣,咱小區西院牆沖塌了,洪水湧進來,咱家車庫的水都漫到膝蓋了,東西都泡了,你就不能回來幫幫忙嗎?!”

郭聖剛心裏一驚,可是只能萬般無奈地說:

“對不起了老婆,我在這裏防汛值班,事兒更急,離不開啊,家裏只能靠你多操心受累了,一定注意安全!”

郭聖剛叮囑一番,挂斷電話,抹去淚水,沖入雨中……

村黨支部書記韓洪貴手術不久,處于休養痊愈階段。聽說第一書記在巡查災情,也一瘸一拐要跟著去。

“你不要命了?還沒好利索就去淋雨?”老伴竭力勸阻。

“郭書記自家被淹了都不離火線,沒日沒夜地守著,俺是村支書,能坐得住嗎!”韓洪貴越說越激動,“要在原先,俺就不操那份閑心啦。現在不行,俺必須帶這個頭,首先想著百姓!”

郭聖剛用行動感召和打造了一支“帶不走的工作隊”。他連續兩次擔任駐村扶貧第一書記,面對一堆“撓頭事”,他不等不靠、迎難而上,先後打出一套扶貧“組合拳”:“衆人拾柴火焰高”——破解聚心難;“而今邁步從頭越”——破解修路難;“咬定青山不放松”——破解致富難。

“修路那會,郭書記豁出去了,盯靠在現場,愣是1個多月沒回家,碰上個雨天停了工,好不容易回趟家吧,又遇上劫道的,雖然人沒事,車被砸得滿臉花。”劉家郭村村委會主任劉曉東記憶猶新,“爲俺村跑光伏項目,操碎了心。他那輛車也立下了汗馬功勞,不到2年跑了8萬多公裏!這真是‘車輪上的扶貧’啊。”

在劉家郭村,郭聖剛協調新修穿村路和生産路2000米,打井8口,建設健身廣場2處,新建社區服務中心,建設60千瓦光伏發電扶貧項目和投資70萬元入股的“扶貧車間”,引導村民學習草編加工和電商服務,幫助村民申請小額扶貧貸款,建檔立卡的26戶貧困戶全部實現精准脫貧。在洪溝村,協調建設穿村路2000米、“戶戶通”1.1萬平方米,新建黨群服務中心辦公樓,訂單式種植丹參80畝,每畝增收1000元……劉家郭村從全鎮“三類村”變成“一類村”;洪溝村榮獲鎮“綜合工作紅旗單位”稱號,從落後村變成縣級“美麗鄉村”。

郭聖剛獲得臨礦集團“勞動模範”“優秀共産黨員”,蘭陵縣、臨沂市“優秀第一書記”稱號,榮記蘭陵縣、臨沂市三等功各1次。

面對聚心難、修路難、致富難,他迎難而上、各個擊破。抓班子帶隊伍,讓全村同心同頻同唱“一個調兒”;搞基建“啃硬骨”,把“洪溝”變成了坦途;上項目種丹參,帶領村民豐收了一垅垅喜悅。青山“郭”外斜,洪溝村中美!

安寶川“攜母扶貧”主寶皆“挖井不止”李曉剛“镌刻初心”——他們將“井”打在村民心田

安寶川:1963年10月出生,曾任臨礦集團馬坊煤礦黨群工作部副部長,省派第二輪沂水縣院東頭鎮田家峪村第一書記、省派第三輪沂水縣夏蔚鎮晏嬰店子村第一書記,現任省派第四輪沂水縣崔家峪鎮磨峪村第一書記。

2020年春節前後,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學校推遲開學,安寶川正在讀高中的兒子在家上網課。安寶川患上阿爾茨海默症的八旬老媽意識不清,經常搞出“動靜”,對孩子的學習造成幹擾。無奈,安寶川做了一個決定:把老媽接到沂水,帶在身邊,一邊扶貧,一邊照料老人。

想法首先遭到妻子的極力反對:

“這樣不行,別人怎麽看我?再者你一老爺們哪有女人心細?”

“老婆,這些年,你對咱媽啥樣,我心裏有數,很感激你。孩子目前是關鍵期,你在家既照顧‘老不省心’,還照顧‘小不省心’,我怕你吃不消。”安寶川講起了“大道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連自己的老小都照顧不好,咋能對村民好,咋能扶好貧……”

安寶川又請示組織得到批准。爲了工作、“孝順”兩不誤,他開始了“攜母扶貧”的生涯。

2015年2月至今,安寶川連續擔任3輪駐村第一書記。他推動鄉村振興産業長足發展,將被動幫扶轉變爲主動致富。

結合沂水縣院東頭鎮田家峪村主要作物是生姜和蘋果的實際,安寶川籌建山體生姜儲存恒溫庫1處,年直接收益3萬元,貧困戶按股分紅,還可利用生姜的價格波動“待價而沽”,年間接收益50萬元以上,拉長全村生姜産業鏈。他還籌款200余萬元建設恒溫庫1處,解決了本村的蘋果儲存難題,每年還能“撈”回15萬元租金的“外快”。在蘋果和生姜上做足文章,“果樹更新換代”“蘋果、生姜的存、儲、運、銷”“生姜小拱棚種植技術”“測土配方施肥”“建設旱澇保收田”等産業振興計劃已落地實踐,全村蘋果樹更換優質新品種50余畝,推廣生姜小拱棚種植110畝,産量提高20%。

2016年3月,在省委組織部對第一書記年度考核現場,有的村民誤認爲安寶川要離任,頓時一片唏噓,考核會議一度中斷,經一再解釋,人們才破涕爲笑。在他任職期滿考核會議上,安寶川10分鍾的述職報告幾次被哭泣聲打斷,許多村民深情地說:“讓安書記再幹2年吧,我們舍不得他走!”

2019年8月,在沂水縣崔家峪鎮磨峪村擔任第一書記的安寶川,“懷抱”著村裏的大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頭和夢想,多次跑到濟南去“鑒寶”。

磨峪村從明朝嘉靖年間就開始做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磨,已有500年曆史。直至上世紀70年代,村裏的磨仍然轉得歡實。然而,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磨雖好,制磨卻是一件苦差事。人工制磨成本高,年輕一輩避之不及,磨峪村的磨,漸漸停轉……

通過座談、調研、走訪,在網絡上搜索,一個大膽而驚喜的想法在安寶川心底“運轉”——借助臨礦平台資源,振興磨峪村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磨産業!

經過籌劃運作,當年11月底,磨峪村停了的磨再次轉了起來,且以現代化生産方式結合傳統的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磨加工技藝,留住人們心底對“鄉愁文化”最原始的記憶。現在,只需把三維圖紙輸入電腦,機床就能自動生産各個部件。新設備自動化程度高,有配套沖磨設備,不用擔心粉塵威脅健康。

“新廠房使用後,再上新設備,每天的産能將達到30盤,年産值600萬元以上,利潤超過100萬元。扶貧資金的占股收益歸村集體,個體出資占股收益歸出資人。做大做強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磨産業,讓村民‘數票子’、偷著樂!”安寶川津津樂道,不斷琢“磨”,“要建起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磨博物館,既能爲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磨産業添補文化底蘊,又能傳播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磨文化、促進文化振興,一‘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二鳥啊!”

安寶川獲得臨礦集團“優秀黨務工作者”、能源集團“優秀黨務工作者”、山東省“脫貧攻堅先進個人”稱號。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他攜母扶貧、“一心二用”,給孟子的話賦予新意,把對耄耋老母的“孝”,化作對芸芸村民的大愛,對黨的扶貧事業的至愛。古老的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磨讓幫包村“時(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來運轉”,“大胃”姜窖儲存著他的反哺深情。

主寶皆:1977年5月出生,曾任臨礦集團軍城煤礦副礦長、田莊煤礦副礦長、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家坡煤礦籌建處副主任,省派第三輪沂水縣夏蔚鎮甄家疃村第一書記,現任臨礦集團扶貧辦公室副主任、省派第四輪沂水縣崔家峪鎮五口村第一書記。

2019年2月的一天。沂水縣夏蔚鎮甄家疃村村委大院,聚滿了自發趕來的三四百名鄉親。

駐村第一書記主寶皆即將離開他朝夕相處700多個日日夜夜的第二故鄉。天邊濃密的雲彩,是他淡淡的鄉愁。村民們一大早就湧來了,上有“黃發”,下有“垂髫”,巴巴地等了大半天。

主寶皆一出大樓,頓時被圍個水泄不通;胳膊、手以及他的心,被無數的溫暖牽動著、拱衛著。

“鄉親們對我的關心、照顧、厚愛,我表示萬分的感謝、感激、感恩,我給大家鞠個躬……”主寶皆邊說邊熱淚奔湧。

院子裏掀起一浪一浪的抽泣聲。

“主書記,你這一走,俺們怪舍不得啊。”

“2年了,你爲俺村打井、修路、安燈,俺們忘不了你啊!”

“又是給俺送米、送面、送棉襖,比俺孩子想得都周到,俺這一輩子都感謝你呀!”

“主書記,你就帶上吧,俺老太婆的一點心意,甭嫌棄!”老大娘拎著一兜雞蛋。

……

2017年3月,上任伊始,主寶皆帶領第一書記工作組依靠抓黨建,重點抓兩委,聚黨員、帶隊伍,擰成一股繩。通過支部領辦,他帶領大家攻堅克難,打井、修路、通電、上冷庫、建姜窖、辦農家樂、建文化廣場……

圓滿完成第一書記2年任期後,主寶皆主動要求轉任沂水縣崔家峪鎮五口村第一書記。

五口村雨雪稀、土層薄、土質差,地下水資源匮乏。

2019年五六月間,五口村遭遇百年不遇的旱情。主寶皆急得抓耳撓腮,還沒等他將打井的想法提出,就看到人們頭搖得像撥郎鼓。因爲這個村打井沒有成功的先例,縣水利局曾先後兩次來村找水打井,打到200多米深,口口見“瞎”。

主寶皆沒有氣餒,堅持找專家探察井位。他帶傷踏勘,一步兩“顛”。那年三九天裏,他在甄家疃村任職時冒雪去探望貧困戶,途中不慎滑倒,摔斷了尾椎骨,術後沒等痊愈就急著回村上班。

此時主寶皆舊傷作祟,只好站著說話:“甯可折斷骨頭,不能放棄信心!”

2019年6月25日,第一口井在窯子溝打響第一鑽。打到180米,沒水!接著,又打1口,2口,3口,一連打了4口,結果鑽頭撞到花崗岩铩羽而歸。接著,第五口井又成了枯井,人們的信心和希望再次陷入這個“無底洞”!

“錢都打水漂了,俺說不行吧,看看,硬逞能!”

“咱五口就是‘無口’,就該旱死,渴死!”

面對新一輪的灰心喪氣,主寶皆格外平靜,又一次下定決心:老愚公“年且九十”還“畢力平險”,咱們就是要學他,敢于碰硬、“挖井”不止!

7月初,開機打鑽,5天打到120米,還是花崗岩!8月,正當主寶皆幹得熱火朝天時,他尾椎骨舊傷複發,不得不接受第二次手術。村幹部們紛紛來看望他,都心疼得唉聲歎氣。

“主書記就是心太急,光惦記著村裏的事,上次耽誤了治療,明明沒好利索,硬是要出院!”

“是啊,傷筋動骨100天,才1個來月他就跑出來,不犯才怪!”

……

術後剛能下地,主寶皆就又趔趔趄趄來到打井現場。

第七口井開始打鑽。100米、200米……緊接著,第八口井開鑽,也宣告失敗!已經扔進去20多萬元了,難道就這樣打水漂了嗎?怎麽面對村民?如何向組織交代?

接連報廢8口井,不光村民們失望,主寶皆更是心疼,更是失落,那不啻割他的肉、揪他的心!還要堅持嗎?

“天塌了大家頂著,再打一口!”村黨支部書記揮著拳表態。

“失去這次機會,咱村就可能永遠失去發展的機會,再冒一次險吧!”

第九口井終于在打到205米的時候,——出水了!

“205米,出水了,出水了!”

“咱們能吃上又淨又甜的地下水啦!澆地也不用愁了,等著‘好果子吃’吧!”

那一刻,主寶皆的淚水一如“嘩嘩”水流,他一任恣肆而下。

希望在田野裏生長,幸福在澆灌下開花。主寶皆掰著手指如數家珍:“往後啊,桃樹按畝産6000斤算,全村每年至少增收200萬元!”

主寶皆獲得臨礦集團“優秀黨務工作者”“優秀共産黨員”,臨沂市“最美第一書記”稱號。

年界不惑的他,帶著“年且九十”愚公的倔強,一而再再而三三而“九”,“挖井”不止,終得甘泉,顛覆了千年古村五口村“無口福”之諱,打開了幸福的源泉。在他離任的那一刻,他和鄉親們用熱淚交“流”著深情和不舍。

李曉剛:1974年12月出生,曾任臨礦集團菏澤煤電公司郭屯煤礦副總工程師等職,省派沂水縣夏蔚鎮甄家疃村駐村工作隊隊員,現任省派第四輪沂水縣崔家峪鎮上常莊村第一書記。

2019年4月,李曉剛赴任沂水縣崔家峪鎮上常莊村第一書記後,首先碰到的“釘子”就是兩個占地6畝的露天制磚廠。磚廠不僅擠壓了集貿市場的有限空間,還夜以繼日連軸轉,噪音、粉塵讓鄰近村民苦不堪言。尤其是每逢趕集,逼得商販占道經營,路邊、橋上到處擠滿貨攤,熙熙攘攘,混亂不堪。

李曉剛下定決心要拔掉這個“釘子”,還村民以清淨,還村貌以整潔,還道路以暢通。

“俺這合同還有8年才到期,俺那房子都還好好的呢!”

“不行,這個價格不能接受。‘砸禍賣鐵——豁出去’啦,你們有本事把俺抓起來!”

李曉剛屢吃“閉門羹”,多次碰釘子。

“張總,都是一個村的,看看村民多善良,這麽多年大家是怎麽受過來的!你得設身處地爲他們想想。”

“我保證,你搬走不僅不會影響效益,還會賺大錢,第一書記帶來的項目我建議同等條件下優先用你的磚!”

……

疏堵結合、義利雙修。爲了這家磚廠的長遠發展,李曉剛特意從外地請來磚機制造廠廠長,幫助制定源頭控制噪音措施和改進方法,他還從家裏拿來防噪耳塞,發給在本廠打工的村民。一個個感動,一番番“較勁”,讓磚廠老板吃不消,“釘子戶”遇到“鐵鎬頭”,終究還是軟了下來。

2019年7月,磚廠搬遷,攪擾村民十幾年的心病徹底“治愈”。不久,在這片空地上,1個規範化的集貿市場和1個百姓大舞台“安家落戶”,惠及了本村和周邊十幾個村的村民。

89歲的貧困戶馬老太獨居在村中央,這裏沒有院牆,了無遮擋。門前雜物堆疊,荒草叢生,破敗不堪,好似村容上的一塊牛皮癬;更有甚者,車輛呼嘯,行人嘈雜,馬老太不堪其擾,安全不保。

這又成了李曉剛的一個心病。12月的沂蒙山區風冷水寒,不再適宜壘牆蓋屋。但是,爲了能讓馬老太在春節前徹底告別沒有院牆的曆史,李曉剛就安排施工人員在中午10點到下午3點天暖時施工。爲加快進度,保證質量,李曉剛自掏腰包請工人師傅吃飯“加油”。

院牆壘好後,馬老太顫巍巍地走到李曉剛跟前,拉著他的手泣不成聲:“真好,真好!24年沒有院牆了,終于能過上個安穩日子啦,謝謝組織,謝謝第一書記……”

院牆是壘起來了,但真正意義上的守護——是陪伴。李曉剛熱心于“寸草心˙情暖夕陽”志願者服務活動,隔三差五到馬老太家中探望,噓寒問暖,和老人拉呱,樂得老人合不上嘴。幾天不見李書記,她就到處打聽,生病的時候更是念念不忘。

2020年2月中旬,一場細雨如期而至,初春的希望也不期而至。

“疫情防控始終是第一位的,但是發展生産也不能落下。鄉村發展關鍵看項目,只要科學規劃,就沒有富不了的村!”李曉剛眼裏放著光,“去年咱們花了1000多萬元搞民生工程,村民樂顛了餡兒,但今年要轉移工作重心,壯大集體經濟,省裏定的目標是讓咱村年增收5萬元,我的‘野心’是10萬元以上!”

疫情稍有緩解,李曉剛立即著手複工複産。投資250萬元的高標准農田項目、投資160萬元的高效溫室大棚項目複工建設,投資百萬元的村民安全飲水工程、投資20萬元的兩座橋、投資40萬元的集貿市場服務中心、投資200萬的黨群服務中心和沿街商鋪,投資140萬元的生産路陸續開工……隨著一個個項目的落地見效,上常莊村的集體收入由原來的3萬元躍升至30多萬元。

李曉剛獲得臨礦集團“勞動模範”稱號。

他把反哺沂蒙的執著寫在請戰書上,他把文化扶貧的精彩刻在鄉村大舞台上,他把第一書記的關愛壘在孤苦老人的院牆上。在蒙山沂水間镌刻初心,他用雙腳丈量山高路遠、地頭炕梢,“踩”出一行又一行暖人的詩句。

“碩果盈枝”的尹占山“扶貧‘螢火’”潘永才——他們離百姓的冷暖最近

尹占山:1979年12月出生,曾任臨礦集團玻纖公司黨政辦公室副主任、黨群科科長,省派第三輪沂水縣夏蔚鎮王莊村第一書記,現任臨礦集團玻纖公司宣傳科科長、黨政辦公室副主任。

2016年尹占山添了一對雙胞胎兒子,當時還不到8個月,父母年紀大,體弱多病,老病纏身,女兒上學需要有人接送。正是家庭最需要人手的時候,年方38歲的他卻背起行囊毅然加入第一書記的行列。

由于缺少水源,櫻桃樹每年都有幹旱致死的現象,而且直接拉低産量。爲了讓這些“搖錢樹”更好地造福村民,尹占山20多次到水利部門跑錢跑政策,請水利局專家到沂水縣夏蔚鎮王莊村現場指導,量身打造了2年水利規劃,並相繼落地實施,實現了引水上山。有了水,村民將櫻桃樹擴種到山上,當年擴大種植面積150畝。

櫻桃樹種植管理是個技術活。尹占山組織村兩委和技術能手外出參觀學習,並多方請求“智力支持”。爲在小櫻桃上做出大文章,他跑來項目,新建農資超市、櫻桃市場和恒溫庫;櫻桃上市期間,提出舉辦“櫻桃王”比賽的創意。

2017年5月底,一場“誰是櫻桃王”的擂台賽在櫻桃市場拉開帷幕。以櫻桃個頭大小論英雄,按排名獎勵有機複合肥。

村民們爭相報名,踴躍參加。擂台周圍人頭攢動,參賽的村民提著、揣著、捧著,展示自己精心培養的成果。小山一樣的複合肥堆放在擂台旁,擂台上擺放著天平,評審小組有條不紊地稱重測量。

“王西全,28個1斤!”

“王成松,29個1斤!”

“劉成林,26個1斤!”

最終,村民王永成獲得當年“櫻桃王”稱號。

村民們羨慕得眼睛眯成一條線:“永成,2000元的化肥到手了,看把你滋兒得,沒耳朵擋著嘴都咧後腦勺上去了!”

“今年不用買化肥了!”

“你櫻桃咋種的?吹大的?”

“俺也沒想到啊,種了大半輩子地了,頭一回遇到這好事……”王永成憨笑著。

2018年,“櫻桃王”的碩果達到22個1斤!

櫻桃紅,豐收忙。尹占山做足了“紅色”文章。爭取到沂水縣知名企業扶持,擴建了沂蒙精神教育基地,開設沂蒙大講堂、紅嫂文化長廊,民俗體驗烙煎餅、納鞋底,圍繞紅色旅遊和教育品牌,搭建紅色研學教育運作平台,該根據地被臨沂市委確定爲黨性教育基地。他還積極建議,紅色教育要從孩子開始,推廣以“聆聽一段紅色故事,推一次小車,挑一次扁擔,印一張《大衆日報》,體驗一次活字印刷,看一場紅色文化電影”爲主題的研學活動。前來接受紅色教育的大、中學師生絡繹不絕。

爲盤活櫻桃文化和紅色文化,讓兩者相輔相成、交相輝映,尹占山倡導成立了紅櫻桃旅遊合作社,完成了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帶動村民積極參與集體發展。推出紅色文化、櫻桃文化品牌,打造綜合型農家樂,爲旅遊和采摘體驗人員提供食宿和休閑娛樂。爲徹底改變村容村貌,彰顯紅色文化和櫻桃文化底蘊,對村子實施連片治理,主要道路和公共場所進行美化、亮化和沿街改貌。

駐村2年,作爲省重點貧困村的王莊村依托櫻桃産業和紅色旅遊迸發出盎然生機,成爲全省脫貧攻堅的“明星村”。發展農業灌溉、櫻桃市場、農資超市、遊客中心、農家樂、恒溫庫、扶貧車間、光伏發電、黨性教育基地擴建等項目,形成集櫻桃種植、采摘、銷售、儲存、農資流轉、文化旅遊于一體的産業發展模式,村集體實現年增收22.5萬元,173名貧困戶全部脫貧。

尹占山獲得臨礦集團“優秀共産黨員”“優秀黨支部書記”稱號。

他因“山”制宜,讓櫻桃樹變成村民的一棵棵“搖錢樹”;他因“紅”制宜,讓“老根據地”的記憶招徕遊人的一次次震撼。碩果盈枝——心形的櫻桃“牽挂”著他對黨的赤誠;萬山紅遍——是他回報沂蒙人民最滿意的答卷。

潘永才:1971年8月出生,曾任臨礦集團玻纖沂水熱電公司總經理助理等職,省派第二輪沂水縣院東頭鎮四門洞村第一書記,現任臨礦集團玻纖公司生産黨支部書記。

2015年2月。料峭輕寒。

潘永才來到扶貧地——位于沂水縣城南的峙密山下,比鄰形成于1100萬年前的國家5A級景區地下螢火蟲水洞的四門洞村。

初來乍到,自認爲生于農村、對農村不陌生的潘永才,在耳聞目睹鄉親們的貧苦時還是被深深震撼了。

由徐志芬嬸子帶著,潘永才來到黃老太家。黃老太年屆八十,本來就有哮喘病,前年被村裏一名精神病患者砍斷了胳膊,剛剛痊愈。去年腸子裏又長了不好的東西,術後拉尿都得用袋子裝著,眼睛幾乎失明。兒子們都在外面打工,她只能摸索著自己弄點吃喝。

“嫂子,潘書記來看你了。”

黃老太擡了擡頭,渾濁茫然而麻木無助的眼神向來人的方向掃了掃。

“喲,嫂子,這玉米是兒子送來的吧?”

“嗯,送給俺的夥食。”

“她每月有100元的老年金,這點錢連拿藥也不夠。”徐嬸子黯然道。

潘永才環顧一下,除了現在吃飯的小桌,還有一個老式木桌,雜亂摞著幾只殘破的盤碗,牆角一張簡陋的木床上,堆著一床露棉絮的破被褥,坑窪不平的地上,戳著幾個孤零零的糧袋,連個取暖的火爐都沒有,黑漆漆的屋裏冷冷清清。

“大娘您吃的什麽呀?”潘永才走近看了一下。

“餅,鹹菜,還有薄飯。”黃老太又慢慢擡起頭,有氣無力。

潘永才看清了,那可能是她自己烙的餅,黑乎乎,薄飯大概就是水沖炒面。她布滿老繭的手上,紋路裏滿是土灰。

潘永才拿起老人身邊的舊暖瓶,取下瓶蓋用手指一試,不熱;捏一下盤裏的餅,又涼又硬。

“爲了省點兒,平時她燒一壺水能喝好幾天。”徐嬸子說。

“大娘,您這身體吃這個可不行啊,得讓孩子們給你買點有營養的東西!”

“不用,他們都忙。”

“您想吃點什麽?”

“俺,俺,——俺想吃個雞頭!”黃老太說著突然嗚嗚哭了起來。

黃老太那哀傷的神情和顫抖的白發,瞬間觸痛了潘永才內心最脆弱的地方,老人那柔弱的身子骨、那一臉的慈祥,與自己的親娘何其相似!

出來後,潘永才拭去淚痕,扭頭驅車來到縣城,買了兩只燒雞、幾袋營養品,他想趕緊孝敬一下黃大娘,一如對他的親娘。

接下來,潘永才繼續訪貧問苦並立下誓言:不解決貧困問題,不讓四門洞村變個樣,我決不離開!

潘永才全身心地投入脫貧攻堅,經深入調研,多方取經,確定了依托螢火蟲水洞資源,發展鄉村旅遊的脫貧舉措。

2年間完成148戶改廚改廁,23戶危房改造,補貼34戶開辦農家樂飯店旅館;修建飲用水蓄水池,鋪設地下抽水管道,對田間蓄水池進行改造,提升蓄水能力;對全村汙水管網工程進行整體設計和施工,汙水全部集中處理,達標排放。全村完成道路硬化,實現了“村村通”“戶戶通”,並按旅遊村標准在主要街道鋪設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板路。建設綜合服務中心、鄉村大舞台、停車場,增設會議室、活動室、閱覽室……興辦茶室、特色超市,一院三房鄉村飯店,休閑獨院星光農舍,高檔標准客房等創收項目,均對外承包。流轉125畝土地,建成大青桃、櫻桃、核桃、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榴等水果觀光采摘園,均被村民競標承包。當年集體收入30多萬元。

2016年6月23日,時任山東省委副書記龔正赴村調研扶貧工作;他擔任省長後,于2019年6月再次考察四門洞村,對其高度贊許。2017年2月,住建部公布第四批中國美麗宜居小鎮(村莊),四門洞村榜上有名。

潘永才獲得臨礦集團“優秀黨支部書記”稱號,榮記沂水縣委、縣政府三等功。

爲幫助“四門洞”走出貧困,他把村民當親人,把農家當自家。他依托的是螢火蟲水洞的資源,恪守的卻是共産黨人“點亮自己,照亮別人”的初心,他不愧爲新時代的扶貧“螢火”,燭照村民告別“井底”,走向光明和幸福。

“開路先鋒”韓廣勤“種植希望”的莊樹武“點燃初心”的蘇學明——他們爲貧困村“續一把蒙山柴”

韓廣勤:1957年3月出生,曾任臨礦集團古城煤礦安全技術培訓中心辦公室主任,省派第一批蒼山縣長城鎮10個村第一書記,省派第一、二輪蒼山縣長城鎮城南村第一書記,現退休。

2013年12月27日,新華社《山東參考》刊登了《山東能源集團第一書記探索村企互惠幫扶新思路》的文章,引起省委副書記王軍民的高度關注,他作出批示:

“山東能源集團第一書記探索村企互惠幫扶的新思路很好,建議省委辦公廳轉發全省,省扶貧辦可加以推廣。”

批示中所指第一書記正是臨礦集團派出的韓廣勤、莊樹武兩人。

臨礦集團第一書記的先進事迹一鳴驚人。

金秋九月,城南村的田間地頭,處處飄逸著豐收的馥郁和收獲的熱情。這個不足千人的小村,通衢大道“戶戶通”,清一色紅瓦白牆,農家小院古樸端莊,太陽能路燈“挺身俯視”,村委辦公樓修葺一新。晨曦初露間,華燈初上時,男女老少踩著悠揚歡快的音樂,跳“健身”、打“太極”、扭秧歌,健身廣場上和諧逐浪、幸福洋溢。

而眼前這翻天覆地的變化,始于老韓的到來……

2011年4月,年屆55歲的韓廣勤主動請纓擔任省派蒼山縣長城鎮10個村的第一書記,成爲臨礦集團第一批駐村扶貧的“開路先鋒”。

老韓來城南村之前,村裏條件很差,根本沒有一條像樣的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腳泥,真是“腦門子上抹黃連——苦到頭”啦!

從那天開始,無論酷暑嚴寒,老韓走家串戶,與村民坐在一條板凳上聊天,擠在一個炕頭上唠嗑,足迹遍及山坡溝坎,大街小巷。

“韓書記哪一天走路也不下2萬步。人累瘦了、臉曬黑了、腿跑細了,寫了8萬多字的入戶走訪日志,還拍了1000多張照片,最終摸清了底子,找准了各家各戶致貧的原因,真不容易啊!”村黨支部書記趙振心裏熱乎乎。

村民們呼聲最高的就是——修路!

老韓暗下決心:要想富,先修路!我任期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大槐樹路修好,讓千年老槐樹見證這一變遷。

聽說第一書記要給修路,村民們樂壞了,奔走相告。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有第一書記的幫襯,一定要把路修好!”趙振帶頭捐款並發出倡議。

村民們踴躍解囊,短短幾天就籌集7萬元。

“剩下的資金山能集團包了!”老韓感其誠,“誇下海口”。

不到1個月,一條南北走向、1000米長的主幹道就像一條玉帶,將全村的家家戶戶串了起來。

在老韓的奔波努力下,山東能源集團再“出血”20萬元,又修建了一條縱貫村東西的大道,並在主幹道兩側修葺完成配套排水渠,徹底改變了雨天運送蔬菜、糧食“此路不通”的窘境,困擾全村千百年的大槐樹路帶領村民走向全新的生活。

村人給進村主幹道起了個大氣的名字——“山東能源大道”,後來逐漸被熱心村民演繹爲“致富大道”。

“路平了、燈亮了,既有廣場、又有花園,俺們城南村與別的莊不一樣,俺們玩有去處、樂有場所。誰敢和俺莊比!”

“以前村裏的路還能走人嗎?俺家那個地方窪,前年下大雨,俺用泥在大門口壘了一道牆,上面蒙上塑料布,水才沒灌進院子裏。”

“俺當年結婚嫁到這村兒時,還是坐牛車來的,路上那個泥啊,牛都認慫,還是大夥幫著推進村的呢!”

“感謝韓書記啊!”

村民們你一言我一語地“掏著心窩子”。

短短2年,在老韓等第一書記的協調下,山東能源集團投資400多萬元,幫助打井27眼,爲5個村爭取到小農田水利改造工程。協調利用上級扶貧資金2100萬元,協調山東能源集團投資608萬元,共完成項目近100個,爲任職村植入“造血基因”,10個幫扶村全部脫貧。

韓廣勤獲得臨礦集團“優秀共産黨員”、山東省“第一書記標兵”稱號,連續3年榮記蒼山縣三等功。

不用揚鞭自奮蹄,他帶頭第一批踏上被反哺的紅色沂蒙大地,修“山能道”他上下“遊說”,架“連心橋”他四處奔波,辟致富路他抛灑心血。村民心中的“老韓”,扶貧路上的“老馬”——他就是脫貧攻堅的開路先鋒。

莊樹武:1957年8月出生,曾任臨礦集團安全技術培訓中心副主任,省派第一批、第二批蘭陵縣長城鎮東官莊村等村第一書記,現退休。

都說“三九四九冰上走”,但春的希望偷偷掀開大棚裏草莓的“紅蓋頭”,驚醒了人們豐收的喜悅。

又到了草莓采摘和品嘗的時節。蘭陵縣長城鎮喬莊村的草莓種植大棚裏一片繁忙,幾位貧困戶村民臉上“結”滿桃紅,正小心翼翼地采摘新鮮欲滴的草莓。

莊樹武來到該村草莓種植示範園。

“莊書記,草莓已經紅透了,快來嘗嘗!”大棚種植戶徐世貞喜出望外。

莊樹武接過幾枚紅裏透鮮的草莓:“‘大紅寶’,個大、味美。老徐,你這棚子裏結的可都是‘老壽星的腦袋——寶貝疙瘩’啊!聽說有商販上趕著來收購,每斤20元,快過年了,能賣個好價錢!”

“嗯嗯!草莓收獲以後,俺還要接著種甜瓜,一個大棚可創收7萬多元,比過去種菜強百倍!”

在莊樹武協調下,喬莊村村兩委流轉土地60畝,投資60萬元建起蔬菜、草莓種植示範園,建設大棚60個,承包給農戶,幹得熱火朝天。投資200多萬元,建起“山東能源集團李宅子村種植示範園”;村兩委流轉土地,建設大棚80個,種植優質葡萄等“吃香”果蔬,300畝閑置土地搖身一變成了“黃金地”,入股村民除了每畝地每年1000元的保底收益,還能享受收獲後的二次分紅。

“幫扶幫扶,走了就沒人扶”,這是以往許多幫扶工作存在的一大通病——好容易扶上馬,人一走、手一松,剛剛撐起來的好台面就倒了。爲此,山東能源集團的第一書記集思廣益並請示後,改變企業單向幫扶鄉村的模式,建立起全新的“村企互惠”長效機制,通過企業和鄉村雙方聯動,實現優勢互補、各取所需。

2014年,長城鎮大蒜喜獲豐收,但銷售卻成了頭疼事,大蒜牆碼得橫七豎八,問津者寥寥。

“何部長,我又來了,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情急之下,莊樹武找到臨礦集團黨委組織部部長、扶貧辦公室主任何祥成,開門見山。

“老莊,敬佩您一大把年紀了還操勞在扶貧一線,辛苦了,有啥事盡管說!”

“幾十萬斤大蒜打不開銷路,眼瞅要爛到地裏!我琢磨,咱集團能不能承擔一部分,滿足職工消費需求?”

“噢,我看行,一舉兩得。”何部長沈吟片刻,“我給集團領導彙報一下。這樣既能保證幫扶村的産品有銷路,又能給咱職工提供‘放心菜籃子’,實現村企互惠。”

經請示協調,臨礦集團直接從田間地頭收購3萬公斤大蒜和10萬元的其他蔬菜,並通過多方公關,幫助銷售各類蔬菜數萬公斤。

2年的扶貧,富裕了村莊,詩意了生活,用希望改變了世人的眼光。莊樹武等第一批省派駐村第一書記探索和創新工作思路,推出扶貧開發新舉措,在任職村“孵化”實踐,積累了許多寶貴經驗。共協調利用上級扶貧政策資金近千萬元,山東能源集團爲幫扶村投資完成各類項目40多個,10個幫扶村均摘掉了貧困村帽子。

他心在“大棚”,種植希望,幫助村民發展特色果蔬産業。掀開初春的“紅蓋頭”,讓草莓獻上甜蜜之吻;拉村民“入夥”做大,讓“長城牌”辣椒遠近吃香;“腆臉”搞推銷,讓村民數萬斤蔬菜走進派出單位的“放心菜籃子”。

蘇學明:1959年8月出生,曾任臨礦集團安全技術培訓中心副主任、集團公司扶貧辦公室副主任,市派第一批蒼山縣莊塢鎮山後村第一書記、市派第二批蒼山縣魯城鎮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門村第一書記,現退休。

蘇學明在蒼山縣莊塢鎮山後村任第一書記的第一次黨課,卻遭遇了尴尬:全村63名黨員,只來了不到20人。

面對大家那空洞的眼神和懶散的舉止,蘇學明靈機一動,幹脆撇開講稿,請坐在最前面的90多歲的老黨員張玉英給他的黨課唱響“開場白”:“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共産黨親……”

這一唱,氣氛立刻大不一樣,大家坐直身子,打起精神,支棱耳朵。聽著聽著,人們臉上綻放紅光,不由自主地跟著哼唱起來。

“爐中火,放紅光,我爲親人熬雞湯……”

蘇學明笑了,他就是想借助這個紅色課堂,爲扶貧工作打基礎、補短板,讓黨員幹部練內功、樹形象。

第二次黨課,蘇學明啓發老黨員講述紅色故事和自己的入黨經曆。沂蒙六姐妹的壯舉、紅嫂祖秀蓮的傳奇,深深感染著每一位在場的黨員……

蘇書記趁熱打鐵:“戰爭年代人們爲什麽入黨?——爲人類求解放。他們抛頭顱、灑熱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才有了我們今天的太平生活。和平時期先進分子爲什麽入黨?——爲了祖國建設,爲了民族複興和人民幸福。眼下,咱們就是要培養一支‘帶不走的工作隊’,帶領鄉親們脫貧致富,過上好日子!”

“我把黨來比母親……”蘇學明情不自禁、熱淚盈眶地唱了起來,大家不約而同地跟唱起來。

用紅歌做引子,接地氣、暖心窩,上黨課、攏人心。

2012年3月,臨礦集團機關黨委副書記、53歲的蘇學明毅然選擇去扶貧一線發揮余熱。

在村裏建設一個生機勃發的好班子,打造一支“帶不走的工作隊”,成了蘇學明的當務之急。

思想正,制度立。入村以來,蘇學明通過召開黨支部會議、黨員大會及村民代表會議,商討村發展建設規劃、增加集體經濟收入、村民致富,理清思路、認准發展方向;堅持制度、規範上牆,督促村兩委嚴格落實,村各項事務遵章守制,有序進行。通過黨課、培訓等形式加強村幹部和黨員思想提升,使兩委班子結構進一步優化,凝聚力和戰鬥力明顯增強,爲村長遠發展提供了組織保障。

不久,蘇學明又組織了題爲“黨員就該成爲脫貧致富帶頭人”的黨課。100多名黨員和群衆以少有的端坐姿勢和渴望眼神全程參與。他親自主講:“黨員都是先進分子,對照檢查一下,現在的你還先進嗎……”

“嘩嘩”,熱烈的掌聲打斷了蘇學明的講課。

“不忘初心,向前走,不回頭!黨員要時刻牢記入黨誓詞。”蘇學明舉起右手,帶領大家重溫入黨誓詞。

誓詞像號令,莊嚴似警鍾,在黨員幹部的耳畔回響。

大旱當前,黨員幹部現場指導抗旱;汛期來臨,村幹部全力投入防汛;修路在即,黨員幹部帶頭出義務工,率先墊付資金。山後村兩委5名成員全部被評爲鎮優秀共産黨員。

2014年3月,蘇學明再度請戰擔任市派第二批第一書記。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不知不覺,蘇學明擔任第一書記整整4載,任職村發生了巨變:村兩委和民心從當時的一盤散沙到聚沙成塔;從看天種地到一渠清水進農田,旱澇不愁保增收;從農作物滯銷到“村企互惠”幫扶增效益;通過醫療救助、農業産業扶持、村容村貌治理、就業幫扶等各項舉措,貧困村民屋新了、病治了,産業增收了、勞力就業了;醫療、教育、環衛設施一應俱全,水、電、網四通八達,休閑廣場上嬉笑連連……

蘇學明獲得臨礦集團“優秀共産黨員”稱號,榮記蘭陵縣三等功2次,獲臨沂市委、市政府記功1次。

“唱支山歌給黨聽,我把黨來比母親……”他用黨課和紅歌,暖了全村上下的心。他趁熱打鐵,點燃初心,抓黨建、強班子,帶領村民打井修路、脫貧致富。他操碎了心,把光明送給村裏的“白內障”,讓輪椅給殘疾人找到“出路”……

“續一把蒙山柴爐火更旺,添一瓢沂河水情深意長……”哼著這耳熟能詳的歌曲,臨礦集團一批批省派、市派第一書記奔赴脫貧攻堅第一線。修路、架橋、打井、通電、蓋房、種樹……他們反哺沂蒙,造福一方,不但爲百姓留下無數個有形資産,更讓紅色基因這個無形資産于水乳交融中源遠流長,含弘光大。這一群共産黨員像星星之火,把幫包村百姓渴盼幸福的心房照亮;像咚咚戰鼓,把黨中央脫貧攻堅的高潮擂得更響!

關閉窗口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2 山东能源临沂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68054號网站地图

網站訪問次數:
在線投稿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热门关键词:

中国足彩网官网-首页| 中国足彩网客户端-首页| 中国足彩网竞彩-首页| 中国足彩网网-首页| 中国足彩网手机版-首页| 中国足彩网网址-首页| 中国足彩网平台-首页| 中国足彩网登陆-首页| 中国足彩网app-首页| 中国足彩网官方版-首页| 中国足彩网app官方下载-首页| 中国足彩网下载-首页| 中国足彩网注册-首页| 中国足彩网首页-首页| 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首页| 中国足彩网比分直插即时比分-首页| 中国足彩网主页-首页| 中国足彩网开户-首页| 中国足彩网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