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首頁  集團概況  新聞中心  安全生産  經營管理  健康企業  招標采購  科技創新  黨群工作  企業文化  民生通道 
山東能源外網 內網
臨礦奮鬥者
 集團新聞 
 基層動態 
 熱點專題 
 視頻新聞 
 通知公告 
 臨礦奮鬥者 
 奮力建功上海廟 
聯系信息

地址:
山東省臨沂市羅莊區商業街路69號
郵編:276017
電話:0539-7108019

臨礦奮鬥者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中心>>臨礦奮鬥者>>正文

《我是先锋》之六十三:“千万”担当 “百亿”奉献
2021年07月06日 孟庆科 陈宜勇 陈晓    (點擊: )

編者按:“陽春布德澤,萬物生光輝。”胸懷千秋偉業,百年大黨正值風華正茂。實幹創新的臨礦人以奮鬥者的姿態,撷取朝露和晚霞,默默守護和營建賴以生存的美好家園。

爲深入開展黨史學習教育,喜迎中國共産黨成立100周年,我們傾情編寫《我是先鋒——山東能源臨礦集團黨員故事彙》,以一份份沈甸甸的業績和一顆顆紅彤彤的初心向黨的華誕獻禮!

即日起,逐篇向您推薦,學習先鋒故事,感受榜樣力量。

“千万”担当 “百亿”奉献

說起古城煤礦,人們會很自然地想到許多個“第一”:臨沂礦務局走出沂蒙老區,在山東西部礦區建設的第一對現代化礦井;裝備了臨沂礦務局第一套綜采設備,成功創建了臨沂礦務局曆史上第一個百萬噸工作面;在臨沂礦務局使用了第一台綜掘機,並打造了第一支年單進5000米快速掘進隊……

從沂河之畔到泗水之濱,從革命聖地到東方聖城,臨礦人走到哪裏,就把沂蒙精神傳承到哪裏,臨礦人的精神、信念和力量,都來源于沂蒙老區這片紅色的土地。

沒有精神的血脈傳承,就沒有事業的興旺發達。古城煤礦的發展曆史,是一部濃縮的臨礦奮鬥史,更是一部沂蒙精神的傳承史。而精神傳承的背後,靠的是一個個共産黨員的擔當作爲和艱苦奮鬥。

翻開曆史的畫卷,生動耀眼的共産黨員形象一一浮現在我們眼前,他們的每一個故事、每一段記憶,都是臨礦人艱苦創業的縮影,飽含了臨礦人從貧窮到富足、從苦難到輝煌的曆程,見證了臨礦從年産幾十萬噸的小礦務局,到“千萬百億”(煤炭産量過千萬、銷售收入過百億)大集團的華麗蛻變。

“千萬百億”的古城“大廈”,有古城煤礦鍛造的鋼筋鐵骨的強力支撐;高高飄揚的鮮紅黨旗,有黨員幹部點燃的“從旭日上采下的虹”。

臨礦集團産量超千萬收入超百億慶典合影


上篇:筚路藍縷創新業

要說古城煤礦項目是臨沂礦務局的“救命工程”,一點不爲過。那時的臨沂礦務局,已經被上級管理部門列入破産關閉的企業名單。煤炭市場行情不好,旗下沒有規模化的礦井,員工長期發不出工資,這些像是幾座大山一樣,把企業壓得擡不起頭、喘不過氣。

企業難,人就跟著難。據老同志們回憶,那時候煤炭行業開會,臨沂礦務局的座次牌總是排在老末,參會的人也總是躲在旮旯裏;會上發言時,一說自己是臨沂礦務局的,總感覺底氣不足,矮人一截似的。總之,無論是領導還是員工,都是“瞎子打燈籠——看不到前程”。

天無絕人之路。1990年4月,國家計劃委員會將位于兖州煤田邊角的一塊煤田,轉劃給已經陷入困境的臨沂礦務局。就是這塊其他礦務局看不上眼的“雞肋”,日後卻成爲臨沂礦務局突破重圍、發展壯大的關鍵支撐,這是當時誰也沒有預料到的。就是這塊煤田,重新點燃了臨礦人破局重生的鬥志,——只要能投産,能出煤,全盤就活了,企業就有救了,員工就有奔頭了。

然而,夢想總是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那時還從未走出過沂蒙老區的礦工們,對于“天外”卻充滿了陌生感和排斥感。在上世紀90年代,要背井離鄉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再建一座煤礦,想來就是一個十分艱難的抉擇。許多人打心眼裏不願出去,動員工作遇上“大胡子——難題(剃)”啦!

“金窩銀窩不如自家的狗窩,何況到了外面啥窩都沒了!”

“抛家舍業,風餐露宿,圖個啥?要餓大家一起餓,靠呗!”

風言風語者,退避三舍者,衆。

局黨委清醒地認識到:要解決發展問題,首先要解決人的問題;要解決人的問題,首先要解決思想問題。于是,專門召開了一次動員會,把企業面臨的嚴峻形勢向員工講透,讓員工明白“等靠要”不如“起而行”,要想大家都有飯吃,就必須有人先耕地打糧。

算“正面賬”不如算“反面賬”,算“眼前賬”不如算“未來賬”。局黨委沒有給員工“畫餅”,而是給他們講明白:再不走出去,大家都發不出工資,吃不上飯,下一代人沒有工作,都在老礦區靠著,就只能走下坡路,“井底下劃船——前途不大”。

此時,工程處員工李洪光大膽報名“出征”,成了第一批“吃螃蟹者”。做這樣的決定,他首先要做通妻子的工作,妻子自然是一百個不願意。他勸道:“你不想去,我不願去,大家都不去,那就都得等著礦務局散夥?”

“就你覺悟高?天塌了有個高的頂著!”妻子不服氣地頂他。

“我是黨員,又是幹工程的,我要是不去,誰還會去?總不能坐著混吃等死吧!”李洪光的語氣堅定起來。

“那你去吧,現在就去,家裏你就別管了!”妻子的嘴撅得能挂個油瓶。

“正是爲了咱這個家和礦務局的‘大家’更好,我才要出去拼一把呢!”

一番道理講下來,妻子只能依他。

李洪光隨隊伍來到兖州,面對的是一片荒地,既沒有辦公場所,也沒有職工宿舍,一切都是從零開始。但是“李洪光們”都相信,這是企業的新征程、新起點!

1992年8月,古城礦井籌建處正式成立。籌建工作啓動以後,大家先是在兖州尋了一家賓館,既辦公又住宿,搭起了第一個“窩”。籌建處在辦理完土地使用手續後的第一項工程,就是建設臨時宿舍。說是宿舍,其實就是在泗河邊上建了兩排極其簡陋的平房。平房泥水未幹,大家就迫不及待地搬了進去,目的就是爲了能把住賓館的錢省下來,更爲了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家”。

後來,每當回憶起這段艱苦的日子,李洪光就打開了話匣子:

“那會兒沒有暖氣,平房又不隔風,大家都凍得哆裏哆嗦,只能靠煤球爐子取暖,晚上餓了就在爐子上烤個饅頭片,夜裏睡覺得蓋兩床被子……”

“一輩子都忘不了,住進去第二天就下雨了。最怕下雨天,只要一下雨,外面大下,屋裏小下,外面不下了,屋裏還下著……地基太低了,雨水不往外淌,都灌進屋裏來了,地上到處都是泥,沒個下腳的地方……”

“那時候最大的樂子,就是不忙的時候到泗河邊上去捉螞蚱、摸知了、抓蠍子,添一添缺油少水的肚子。當地人都開玩笑說,這一帶的螞蚱都被臨沂老鄉逮光了……”

沒經曆這段曆史的人,聽起來只是故事。只有故事中的人才知道其中的苦與樂,但是悲歡離合卻“難與君說”。

調來後,李洪光和家人便開始了分隔兩地、聚少離多的生活。外出創業,老李始終覺得自己對家庭虧欠很多。有一年冬天,老李的兒子得了重感冒,妻子所在單位的衛生所醫療水平有限,治療了一個星期,總是反反複複不見好。于是,她就抱起孩子搭了單位拉材料的貨車,去了礦務局醫院。看完病,天已經黑了,回返沒有公交車,她硬是背著孩子步行往家走,黑燈瞎火,走走歇歇、歇歇走走,不到4公裏的路程,足足走了2個多小時。一進家門,母子倆便癱倒在地上,臉上早被淚水、汗水抹得“面目全非”。

其實,像李洪光這種情況的家庭,在籌建處還有很多很多。這些創業者,他們不僅有個人的巨大付出,還有背後家庭做出的默默犧牲。

籌建工作雖然艱苦,但卻充滿希望。好幾對年輕的創業者在籌建處喜結連理,爲艱苦歲月平添了一個又一個火紅的希望。這種紅既是喜慶紅,也是沂蒙紅,更是黨旗紅!

這一年的10月1日,阜新礦業學院畢業的大學生夏宇君與青年女工劉青結婚了,這是古城煤礦籌建處第一對新婚伉俪。簡陋的平房就是他們的婚房,最高檔的家電就是落地扇,家具屈指可數,但他們認爲足夠用了!籌建處唯一的一輛小轎車把新娘接到工地,舉行了樸實無華的結婚典禮,在一間沒刷塗料、沒抹地面,只能安下一張床、一張飯桌的臨時施工房安家,這一住就是三四年。然而,他們的臉上寫滿了幸福,心裏是滿滿的知足。

陸續地,隨著一排排施工房的不斷擴展,開拓巷道的不斷延伸,像王思國和成娟,陳廣印和唐麗等好幾對夫妻,也選擇了如此簡易的婚房、如此簡單的婚禮,因爲在他們心中蘊藏著一種期盼、一種使命、一種責任,也正是有了這些創業者的無怨無悔、執著追求,奉獻了青春,委屈了小家,才成就了如今臨礦集團跨越式發展的煌煌大業。

創業艱難百戰多。在更大的困難面前,生活條件差只是個小問題。

古城煤礦作爲臨沂礦務局走出沂蒙老區、在濟甯地區建設的第一個項目,就是天大的事情,關系著企業生存發展的前途命運,關系著數萬幹部員工家屬的飯碗,當時所面臨的困難前所未有。爲了幹成大事,讓東部老礦區的老少爺們放寬心,大夥兒始終負重前行,硬著頭皮往上趕,直到把事情“磨”成。

一分錢難倒英雄漢,這種情景在籌建處反複上演。然而,不能因爲缺錢,就把攤子撂了,將礦井荒了。爲了省下錢,用在刀刃上,籌建處有硬性規定,凡到外地出差的,不能坐出租車、不能超標准住宿、不能超標准招待,更不能自己人招待自己人。作爲一名老共産黨員,時任臨沂礦務局副局長、古城礦井籌建處主任潘元庭是這麽要求的,也是帶頭這麽做的。

有一次,到北京國家開發銀行申請貸款,由于銀行對古城煤礦的前景並不看好,對項目“挑三揀四”、反複評估,潘元庭一行不厭其煩地做工作、找擔保人。爲了省錢,他和隨行人員一起跑了好多家賓館,就是爲了比一比哪家賓館的價格更低。找來找去,最後找到一家地下賓館,雖然陰暗、潮濕,但是價格劃算。住下以後,他們又到超市買了方便面、餅幹、鹹菜,甚至將午飯和晚飯湊合成一頓吃;辦業務時大家一起來來回回擠公交車,堅持了半個多月。

中國有句老話,“自古忠孝難兩全”。1994年端午節前後,潘元庭的父親不幸患上癌症,真是人倒黴喝涼水都塞牙,用于治病的幾千元救命錢在醫院又被偷!而就在此時,礦井籌建千頭萬緒,土地征用、礦井設計這些重要工作到了關鍵時刻。

一邊是對企業的責任,另一邊是對父親的愧疚,都是潘元庭心裏的牽挂。他幾次想回去看看病重的父親,但都因爲籌建工作一拖再拖,直到父親走了,他也沒來得及趕到老人病床前一盡孝心。“子欲養而親不待”,潘元庭爲了公舍棄了私,爲了企業發展舍棄了個人盡孝。

公而忘私的黨員又豈止潘元庭一個。

年近50歲、家住原大蘆湖煤礦的總工程師曲煥慶,由于忙于礦井籌建,常年不在家。有小偷探得“情報”後,就趁夜色摸進曲家行竊。雖然家裏並沒什麽貴重的東西,但是把家人嚇得不輕。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家人並沒有立即告訴老曲,只是在他回家後才提及此事。別看老曲嘴上說得風輕雲淡,心裏的後怕卻也悄悄壓得他難受。

黨總支副書記王家德,1997年患上了食道癌。在得知自己的病情後,他首先考慮的不是自己的治療,而是擔心自己生病會影響籌建工作,在工作中掉了鏈子。爲了多做一些工作,他把能用的時間都用上了,一直奔忙到手術的前一天。手術以後,還沒等完全康複,他就回到工作崗位。別人都勸他:“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不把身體徹底養好,以後咋工作?再說,那工作還有幹完的時候?”

王家德卻認真地說:“就因爲幹不完,才得抓緊幹!躺在家裏,我心裏不踏實,身體好了,心病重了。我這身體,多幹一點是一點,多幹了就是賺了!”

他不顧家人和同事的勸阻,堅持帶病工作。

各項籌建工作千頭萬緒,誰都不敢也不想松口氣,因爲每一項工作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主副井的施工,其難度前所未遇。古城礦井地處兖州城市水源井基地,在礦區眼皮子底下就是自來水廠,還有12眼水源井,而且水文地質條件極其複雜,地下水水平流速、垂直流速都極快,給主副井的鑽井施工帶來極大阻礙。爲解決地下水問題,籌建處人員反複研討施工方案,大小方案改了十幾次,最終確定采用“地面預注漿強化凍結”的方法,聯合煤炭科學研究總院北京建井研究所、兖州礦務局第六工程處,成立三方科研小組進行攻關,一舉突破了這項技術瓶頸。

主副井的成功建設,使礦井基建進入一個新階段,各項工作都有了很大起色,發展勢頭越來越好。這也給東部礦區的員工們打了一針“興奮劑”,主動申請到古城礦井的人越來越多。他們從家裏背著小米煎餅、帶著黑鹹菜、坐著綠皮車來到兖州,加入這支轟轟烈烈的創業大軍。

衆人拾柴火焰高。隨著創業隊伍的不斷壯大,各項工作快速推進,籌建工作實現“多條腿走路”。從1993年一直到2000年投産前,籌建處共完成單項工程171個,其中礦建工程55項、土建工程71項、安裝工程45項。

完成如此巨大的工程量,保證古城煤礦按期投産,靠的是組織的正確領導,靠的是黨員的堅定信念。潘元庭、曲煥慶、王家德、李洪光……這些老黨員,還有後來陸續入黨的年輕人,他們骨子裏洋溢的是沂蒙革命老區的紅色和火熱,舍小家顧大家,不怕難爲自己,就怕辜負使命。正是因爲他們不忘給企業、給員工“有個交代”的初心,才能始終執著于艱苦創業,播撒了希望的種子,傳承了壯麗的情懷,開創了美好的未來。

下篇:“千萬百億”鑄輝煌

2001年1月1日,臨沂礦務局翹首期盼的古城礦井終于正式移交生産管理。這座因資金極爲短缺、地質構造極爲複雜、技術力量極爲薄弱而不得不一再延長籌建期的“希望工程”的投産,爲5萬多名職工家屬帶來了一縷新世紀的曙光。

然而,這個正逢世紀之交的“新生兒”,在成長之初就接連遭遇産量上不去繼而被市場冷落的坎坷命運,沸騰的熱情在極度的失望中又驟然降溫。

要走出困境,就要走不一樣的路。走在最前面的,始終是那些迎難而上的共産黨員。爲了在産量上能夠實現突破,盡快達産,古城煤礦決定探索推廣綜采放頂煤技術,建成一個百萬噸工作面。這在以前,連做夢也不敢想,擔子的重量不言而喻。何況,放頂煤技術在今天看來平平無奇,但在當時卻面臨著無技術、無設備、無人才的“三無”局面。這副重擔由誰來挑?

最終,這副擔子落在共産黨員、剛剛接任采二工區區長翁洪周身上。

翁洪周團隊施工的2105工作面屬于條帶式開采方式,位于礦井-850米水平,地質構造極其複雜,褶曲斷層多,屬于大采深、大采高、大傾角工作面。要在這樣的條件下建成古城煤礦第一個正規化工作面、礦務局第一個百萬噸綜采工作面,真是“大海裏撈針——不知從何下手”。而且,這在全省甚至全國煤炭行業都沒有可以借鑒的經驗。

“哪有這方面的人才啊?”回憶起這段“峥嵘歲月”,翁洪周感慨不已,“以前太落後了,連采煤機都沒摸過,挖煤用的是煤電鑽,打眼,放炮,再用大錘破碎大塊煤,用手鎬刨,用大鍁端,支架都是木頭的。誰懂什麽是放頂煤,哪個會開采煤機啊?都是現學現賣!”

畏難解決不了問題,只有迎難而上才能闖出一片新天地。翁洪周除了帶著隊伍出去學技術,就是與員工一起摸爬滾打,一連工作十七八個小時甚至打連勤乃是司空見慣。

一個黨員一面旗,心血凝聚黨旗紅。在翁洪周這個核心力量的帶動下,在接二連三的失敗之後,他們逐漸掌握了先進的綜采放頂煤技術。雖然技術掌握了,但是另一個問題又擺在面前——頂煤放不幹淨,不少煤就浪費了。翁洪周眼瞅收不回來的煤炭,心裏著急,疼得慌啊。

翁洪周仍然像以前一樣,在工作面一“泡”就是十幾個小時,反複琢磨放頂煤工藝改進。經過幾天的觀察,他發現,使用的4600千牛支架承壓能力有限,頂板很容易破碎,放頂煤時要麽放不幹淨,要麽就是矸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太多影響煤質,而且“兩刀一放”的工藝很容易産生大塊煤矸。他尋思著,要解決這個問題,關鍵在于怎麽放煤。他帶著班組長和放煤工在現場反複試驗新的放煤工藝,沒白沒黑,廢寢忘食,經過不懈探索,新工藝還真被鼓搗出來了。他們把工作面放頂煤從原來的“兩刀一放”改爲“一刀一放”,這樣就解決了産生大塊煤矸的弊端。又把原來的一次性放煤改爲多輪順序放煤,將頂煤分2次甚至3次放幹淨。這簡單的一改,卻大大提高了工作面煤炭回收率,有效延長了工作面回采周期。

“翁洪周們”的努力沒有白費,臨沂礦務局第一個百萬噸工作面就在他們手中誕生了——單面日産原煤達到6000噸以上,月産原煤達到11萬噸以上,礦井産能得到進一步釋放,人均工效、機械化程度等指標均創造了曆史最好水平。這不僅填補了臨沂礦務局百萬噸綜采工作面的曆史空白,更使其迅速跨入全省煤炭行業同類礦井的先進行列,爲其實施大采深、大采高、大傾角綜采,開發建設西部礦區積累了寶貴經驗。

作爲一名黨員,翁洪周的眼裏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2004年初,采二工區轉戰到2102工作面。有了2105面的成功經驗,面對這塊更硬的“骨頭”,他信心滿滿地爲礦工兄弟們打氣:“得把困難當成彈簧,你硬它就軟,你軟它就硬。咱們雖然是綜采放頂煤的門外漢,但技術是一天天磨煉出來的,爭取人人都成了行家裏手!2102面再難搞,還能難過2105?還能難過登天?”

說到就做到。2102工作面試生産時,平均每天達到8.1個生産循環,創出了古城礦井綜采面正規循環率最高紀錄。2004年2月21日這一天,成爲他們永遠難忘的日子,日産原煤達到7003噸,創下建井以來單個工作面的最高紀錄;2月份累計完成原煤産量111973噸,創下建井以來單個工作面的月産最高水平。

歲月幾番寒暑。古城煤礦的創業史上還有許多像翁洪周這樣敢拼敢闖、能打硬仗的礦山鋼鐵漢,采二工區黨支部書記、區長梁副恒就是其中的一個。

梁副恒的嘴邊常挂著這麽一句話:“我們走過去就是標准!”

這句話的背後,是他對工作的自信和擔當。2011年初采2203工作面時,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斷層,這可怎麽辦,員工們都愁壞了。

梁副恒也發愁,但是發愁解決不了問題。他清醒地認識到,這種情況下除了抓現場,沒有其他好辦法。從開始過斷層的那天起,他就盯在現場與斷層“死磕”。只要在工作面,他從來沒有停下來過,不是觀察支架、查看設備,就是查找隱患、協調彙報,在他的眼中到處都是工作、哪裏都是細節。員工們看他一刻不停地忙碌,有勸他休息的,也有拿他“開涮”的:“梁區長,你看看人家哪個當區長的像你,你這哪是當區長,你這是和班組長‘搶飯碗’啊!”

“黑貓白貓,逮著老鼠就是‘好貓’;區長班長,挖出煤來就是‘好長’。不管當啥,出炭盈利才叫真本事!”梁副恒笑呵呵地“怼”道。

他的身體力行,像吸鐵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一樣把員工們凝聚在一起。

爲了加快過斷層的速度,有人提出把質量降下來,先過了斷層再說。梁副恒堅決不同意。

“過斷層就可以不要質量了嗎?沒有質量哪來安全?”對于很多“好心人”的規勸,梁副恒總是毫不留情地“駁斥”回去,因爲他心中有一個毫不動搖的目標,就是要把員工帶成本質安全型的一流團隊。

梁副恒這種“既要面子,又要裏子”的工作要求,不僅讓2203工作面成了古城煤礦的“樣板面”,形成創建質量標准化的一個閃光點,也把采二工區這塊古城煤礦采煤隊伍的“金字招牌”擦得更亮。

十年磨一劍,一朝試鋒芒。

10年間,古城煤礦的收入和利潤,分別從2001年的1.39億元、-0.22億元,提高到2010年的21.19億元、12.19億元。10年間,累計實現利潤60億元,爲集團公司的生存發展發揮了巨大的支撐作用。

時間來到2011年,古城煤礦迎來了華麗轉身,臨礦集團也迎來曆史性的一刻。

11月19日,初冬的古城煤礦暖陽和煦,花團錦簇,彩球高懸,一派喜慶氣氛。山東能源臨礦集團“煤炭産量超千萬、銷售收入過百億”慶典儀式在此隆重舉行。蔔昌森、宿洪濤、李義文、高廣田、崔寶德……山東能源集團的現任領導和臨沂礦務局的老幹部紛紛齊聚一堂。

時任臨礦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張希誠大聲宣布臨礦集團順利實現“千萬百億”奮鬥目標。頓時全場歡聲雷動,鞭炮齊鳴,——這是對古城煤礦的喝彩和祝捷!

“煤炭産量過千萬,銷售收入過百億,跨入特大型煤炭企業行列,是臨礦曆屆領導班子和幾代臨礦人的共同願望。爲了實現這個目標,我們做出了不懈的努力,走過了不平凡的道路!”時任臨礦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劉成錄在儀式上真切道出了臨礦人的心聲,“‘千萬百億’是臨礦集團實施‘二次創業’5年來交出的最好答卷,是臨礦集團爲山東能源集團打造卓越能源企業、沖擊世界500強獻上的一份厚禮;標志著臨礦集團生産經營規模邁上了一個新台階,是臨礦集團曆史性的跨越,在臨礦發展史上具有裏程碑意義!”

臨礦集團實現由小到大、由窮到富、由老到新的曆史性跨越和轉變,離不開古城煤礦的巨大貢獻,離不開古城煤礦無數個披肝瀝膽、攻堅克難的黨員的無私奉獻,他們就像一組組群雕像,永遠镌刻在臨礦集團發展的曆史豐碑上!

從籌建至今,古城煤礦走過了20多個春秋。這期間,有數不清的黨員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貢獻。他們有的爲了籌建礦井而背井離鄉,有的爲了技術創新而探幽索隱,有的爲了治水複産而廢寢忘食;他們有的是領導幹部,有的是技術人員,有的是普通員工。雖然,我們沒有一一記錄他們的名字,但是他們用自己的初心和行動,挺起了不屈的“古城擔當”,譜寫了不朽的“古城精神”!

關閉窗口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2 山东能源临沂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68054號网站地图

網站訪問次數:
在線投稿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热门关键词:

中国足彩网官网-首页| 中国足彩网客户端-首页| 中国足彩网竞彩-首页| 中国足彩网网-首页| 中国足彩网手机版-首页| 中国足彩网网址-首页| 中国足彩网平台-首页| 中国足彩网登陆-首页| 中国足彩网app-首页| 中国足彩网官方版-首页| 中国足彩网app官方下载-首页| 中国足彩网下载-首页| 中国足彩网注册-首页| 中国足彩网首页-首页| 中国足彩网赛事中心-首页| 中国足彩网比分直插即时比分-首页| 中国足彩网主页-首页| 中国足彩网开户-首页| 中国足彩网网站-首页|